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高仿鞋
当前位置:首页 > 高仿鞋

高防鞋:温岭已经成为与广州泉州并列的国内三大童鞋基地之一

时间:2017-9-14 15:21:35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39   评论:0
内容摘要:就在不久前,浙江比迪體育用品有限公司對企業車間環境、員工居住環境進行了大改造。“為了降低車間的溫度,我們投入了上百萬元,在每個車間裏都裝上了水簾。還購買了250個空調,安裝在員工宿舍裏。”比迪相關負責人施先生說,他們這樣做,主要是為了讓員工不受高溫天氣影響,能夠安心地趕訂單。  今年,比迪的生産形勢很好,3條流水線全部...
就在不久前,浙江比迪體育用品有限公司對企業車間環境、員工居住環境進行了大改造。“為了降低車間的溫度,我們投入了上百萬元,在每個車間裏都裝上了水簾。還購買了250個空調,安裝在員工宿舍裏。”比迪相關負責人施先生說,他們這樣做,主要是為了讓員工不受高溫天氣影響,能夠安心地趕訂單。

  今年,比迪的生産形勢很好,3條流水線全部都在開工,每天可以生産1萬雙童鞋。“預計今年訂單將比去年增加一兩百萬雙。”他說。

  不只是比迪鞋業,這幾年,溫嶺童鞋逐漸在市場上打出了名氣,不再只是以價格優勢流行于市場,隨著品質的蛻變、品牌的打響,溫嶺童鞋已經告別了舊時模樣,湧現了喜得寶、福德隆、飛鷹、比迪、必克、利客隆、路友等一批童鞋龍頭企業,在國內童鞋市場上占據一席之地。溫嶺已經成為與廣州、泉州並列的國內三大童鞋基地之一。


  提升品質,從一針一線抓起

  “比迪創辦于2010年。那時,市場上的童鞋品牌極少,價格低廉,鞋子只要生産出來就能賣。”施先生說,現在就不同了,缺乏品質的童鞋,在市場上寸步難行。

  “童鞋企業對品質的態度變化非常明顯。”施先生說,這幾年,淘汰了不少小型鞋企。3年前,多數企業沒有意識到品質、品牌的重要性,大家還在價格競爭中拼著。有一段時間,由于重量不重質,隨著市場飽和,生産出來的鞋子賣不出去,多的企業甚至庫存積壓到七八十萬雙,後來只能賤賣。原本40元一雙的鞋子,只能折價賣20元一雙。

  在這之後,施先生意識到,低價競爭不是長久之計,他開始重視品質生産。“我們成立了品檢站,出台了專門的品質處罰獎勵標準,對每一個環節都會進行檢查,如果出現問題,相關人員都會受到處罰。”

  品質將是市場競爭的利器,這不只是比迪一家企業的想法,也是溫嶺衆多童鞋企業的共識。

  “從生産鞋子開始,我們就把抓質量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飛鷹鞋業負責人李定海說,“抓質量是從一針一線開始的。”

  “在針車工序,我們要求工人除了點位準確,針距也要有保證,1厘米起碼要有4針。”李定海說,最初,為了追求速度,有些工人會將針距拉得很寬,雖然他一再要求針距要密,但因為沒有標準,工人並沒有重視。“後來,我想到了把針距數字化,要求1厘米要4針以上。檢測時,我們會直接用尺子量産品,不符合標準的就要求其返工。這樣一來,工人在這方面果然改善了很多。”

  除了在針距上有要求,李定海對鞋子的邊距也提出了具體要求:該彎的要彎,該直的就不能彎彎扭扭,讓工人在細節上把質量一點一滴地做出來。“我們還設立了品管部,對每道工序進行檢驗,不合格不出門。”李定海說。

  台州喜得寶鞋業有限公司負責銷售、研發的羅春元告訴記者,這幾年,溫嶺童鞋廠家瞄準的目標已從三四線城市逐步向二三線城市、一線城市進軍,品質的上升就是溫嶺童鞋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異軍突起的關鍵原因。


  創新産品,努力捕捉市場信息

  除了在細節上提升品質,溫嶺童鞋企業在産品創新上的努力也是顯而易見的。

  “市場競爭除了品質競爭,還需要創新競爭。我們光研發團隊就有15人,有人負責配色,有人負責市場調研,有人負責設計,有人負責售後反饋……有時候,我們一天就要設計出十幾個鞋樣。”施先生說,比迪剛剛起步時,他們只有2個制版師,款式設計就按照自己的想法來,也不知道如何去迎合市場,更別提跟著一線品牌配色了。

  在施先生的印象裏,以前,童鞋市場的鞋樣不需要太多,往往一年就只有兩三個款式,一個款式就能賣幾十萬雙。而現在,一年需要兩三百個款式,每個款式也許只能賣萬把雙,甚至只有幾千雙。“沒辦法,現在企業太多,客戶選擇也多,鞋樣淘汰得太快。我們只能不斷創新,才能滿足客戶的需求。”

  在施先生看來,想要生産出一個流行款式,市場信息是最重要的。“你要了解,現在市場流行什麽材料、什麽顔色、什麽款式……要在第一時間捕捉到這些信息,才能在最短時間內獲得客戶的青睐。”他說,為此,他們的研發團隊經常和各個省、市的代理商溝通,了解市場情況。也會經常派人到處走,去調研流行趨勢,福建晉江就是他們最常去的地方。

  福德隆的負責人朱富德和施先生的想法也一樣。此前,為了把握童鞋的流行趨勢,他幾乎每天都要去購物中心逛一圈,看看有沒有什麽新的款式、新的材料、新的鞋底出現。如今,他看電視基本都是鎖定時尚頻道,看看今年流行的是什麽衣服,然後再根據流行的款式和顔色去生産鞋子。

  在産品開發上,朱富德更是高薪引進人才,重金打造職業的産品研發團隊,不斷推出新款;還采用“借腦”策略,與福建等地的多家研發中心合作,每年光光設計費用就得花幾百萬元。

  羅春元也表示,目前,溫嶺鞋企在開發設計上的投入並不亞于廣東、福建的制造企業。據他了解,為了和品牌的發展相匹配,溫嶺等地的不少童鞋企業都建立了自己的研發團隊,一些企業甚至還在國外設有研發中心。

  台州利客隆鞋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正榮告訴記者,他們在全國各地乃至海外的代理商都會根據市場的流行趨勢與企業研發中心直接對接,生産出符合流行趨勢的童鞋。陳正榮說,代理商和研發中心都可以說是企業的“偵查部隊”,通過他們將流行趨勢傳遞到工廠,從而找準産品的市場定位。

  “物美價廉,讓客戶實實在在受惠就是硬道理。在質量相同的情況下,款式和價格就是我們溫嶺童鞋的優勢。”陳正榮的一句話概括了溫嶺童鞋目前的市場優勢。


 高防鞋

  擦亮品牌,升級童鞋附加值

  雖說品質已經逐漸成為溫嶺童鞋的優勢,但在不少溫嶺童鞋廠商的眼中,品牌一直都是劣勢。

  羅春元告訴記者,打響品牌才能在市場上有更好的發展,畢竟酒香也怕巷子深。“現在,溫嶺童鞋企業的品牌意識已經提升了。不單單只是做貼牌加工,也打響了一些自主品牌。但是,實事求是地說,溫嶺童鞋與廣東、福建等地生産的童鞋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品牌提升是溫嶺鞋企發展的必經之路!”品牌建設是朱富德近年來使用頻率最高的詞彙。

  “以前,我給品牌廠做過代加工,一雙鞋賣17元,對方貼上自己的牌子一轉手,賣出去就是30多元,價格相差一倍。”貼牌與自主品牌,讓朱富德看到了企業競爭力的高低。所以,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樹立自主品牌,提升産品品質。

  從2010年起,朱富德開始將想法轉變為現實,他找到專業的管理咨詢公司,聘請了福建的廣告公司為企業和産品做包裝策劃,並啓用小童星來提升企業的形象,通過一系列的品牌推廣手法來提升産品知名度。“我們的品牌是在質量、款式、顔色、宣傳力度上,一點一點地打響知名度的。如今,我們的鞋子在一些店裏能賣到上百元,而此前,市場上這樣的鞋子只能賣四五十元。”他說。

  “只有升級才是溫嶺鞋業的出路,品牌升級必須走在前頭。”必克鞋業的負責人袁文新第一次感受到品牌的高附加值,是在2010年。那一年,必克體育成為國內鞋業巨頭百麗國際的貼牌商。一雙必克出廠價四五十元的鞋子,貼上諸如迪士尼的商標後,就能在商場裏賣400元。袁文新說,企業沒有品牌,就像人沒有文化,“我覺得品牌就像文憑一樣,以前出去找工作不要文憑,現在都要看文憑。市場也一樣,以前啥都能賣,現在沒品牌,很多市場就進不去了。”

  這幾年,袁文新費了不少精力打造品牌。2011年,必克逐步打造起“奇克”運動童鞋、“大力金剛”男鞋、“魔杖公主”時尚女童鞋等多個面向不同細分市場的品牌,並采用了行業先行者福建晉江鞋企的模式,走起了代理商渠道和期貨制。2012年開始招商後,必克體育已經在20個省、市吸引了30多家代理商,每個代理商又有20家到30家銷售終端。

  必克品牌的逐漸打響,吸引了更多的知名合作商。從百麗國際,到日本知名運動品牌ASICS亞瑟士和人氣童鞋品牌SYUNSOKU瞬足,都成了必克的合作商。借力這些國際知名品牌,必克不僅打響了自己的自主品牌,還通過與他們的合作,讓必克的車間管理更上一層樓,産品也越發精益求精。

  “原本,溫嶺童鞋企業就有良性的運作資金和強大的産能,在品牌覺醒後,發展道路十分順暢,甚至出現了不少能在全國童企中占據一席之地、搶奪品牌市場份額的大型企業。”羅春元說。


标签:高防鞋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潮鞋批发网_微商鞋子货源_鞋子微商代理 潮鞋批发网_微商鞋子货源_鞋子微商代理